守望地球

Ol Pejeta,Inevitable 金合欢之旅

 最新公告 LATEST NEWS

Ol Pejeta,Inevitable 金合欢之旅

九月 29
13:26 2013

守望地球青少年科考队 – 拯救东非大裂谷的黑犀牛 科考日记

Ol Pejeta,Inevitable 金合欢之旅

哈尔滨市第三中学 2012级1班符筱

图片拍摄守望地球青少年科考队

First Day in Ol Pejeta

2013-02-08,离别的日子。比这非洲草原上的一场雨,来得更为措手不及。时光躲在罅隙里温柔的呼吸,却用带着锋芒的光,将我们引向一条没有站点的跑道上。然后,不得不奔跑,不得不与一种名为长大的东西迎合。
此刻,飞机上。我在记忆的断层中张望,摸索,寻找那些早已模糊掉棱角的影像,企图将它们重叠,拼凑。回忆很美.
我无数次的想着那片草原,It’s not a journey. Every journey ends, but we go on. The world turns and we turn with it. Plans disappear, dreams take over, but wherever I go, there you are: my luck; my fate; my fortune. Ol Pejeta, inevitable.到达非洲的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走进阳台抬头看到的是纯粹的蓝,心情大好。
十点多出发驶向保护区,上车之后写着旅行日记,却又睡了,晃晃悠悠的貌似睡了两个小时,中途每次醒来都是另一个世界的感觉,一会是那种矮稻田,一会是热带 种植园,不同的风景变换着,直到最后一觉被外面的音乐吓醒。起来还以为在做梦:纯纯的黑人,花花绿绿的破房子,热闹奔放的音乐,一切都很非洲风。之后的路 上没有继续睡,太阳很照顾我们,一直阴天,路上依旧是绿色的视觉盛宴,所有人都该和我一样吧,对将要到达的保护区充满着期待和一点的恐惧。发着呆,突然就 变天了,下起了大雨,也不知道刚才看到那几个小朋友有没有被淋到,还有那个看着天的女生,也不知道回家了没有。
阴天笼罩着的农家,又是一番风景。三三两两的孩子背着书包跑啊跑的,有的女生坐在草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在想着什么少女的忧愁,还有淘气的小孩子在扔石子打 架。汽车停到赤道线上合影。过来一帮孩子,被我们叫来拍照,然后要给他们糖吃。那些身上臭臭的小孩子,伸着黑黑的小手,瞪着大眼睛满眼渴望的看着我。这堆 孩子外还有一群怯怯的孩子不敢靠近,我去找他们,根本分不出男女生。刚刚有拿到糖果的小朋友又凑过来,有的很善良的把自己的糖果给别人,有的把糖果放进口 袋里装作没有拿过继续要。后来我们上了车,他们也蹦蹦哒哒的离开了,一会儿会不会比一比谁的糖多呢,像我们小时候一样。离开的时候路上看到他们,那些不会 说英文的小孩,对着车里的我们喜滋滋的招手喊着bye,声音甜甜的。我没有去支教过,我不知道那些孩子是否也有过类似的笑,所以这真的是我见过最美丽的笑 容。
到达保护区已是将近晚上,发现这里有wifi后我们都激动地不行。住的帐篷好像是Snow White动画片里七个小矮人住的那种茅草顶的,我们选择六个女生住一个房间,互相有个照应。一切都很温馨,除了好多好多的虫子。放好行李就出去上网跟家 里人报平安,吃完晚饭后,又坐在篝火旁边写日记,暖暖的,可是想想晚上不知道要与多少种生物共室,就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回到房间我急急忙忙的洗漱后,换好了第二天要穿的长袖和紧腿牛仔裤,生怕其他物种接触我的身体,耳朵里又夸张的塞了棉花,才小心翼翼的睡去。Go! Go! African girl!

Second Day in Ol Pejeta

昨天夜里几乎没睡,做梦梦见有虫子爬进了耳朵,被惊醒无数次,六点揉了揉沉重的脑袋开始收拾,出去时却已经快七点了,错过了她们口中壮丽的日出。外面雾还好大,冷得像是只有十度左右,哪里有赤道的迹象。七点就开饭了,这作息时间真是让原本享受假期的我有点不适应。
吃过早饭,接下来的是一上午的学习时间,Makau教了我们如何使用指南针和GPS,接着还有测直径和高度的方法,识别长颈鹿、大象、或是犀牛的破坏,辨 别金合欢树上的蚂蚁种类。学习新东西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点钟整我们迎来了第一顿工作餐。午饭的pancake和beef很好吃,都很接近中餐的味道, 一切都还适应。
午后的时光总是最开心的,这些都是后话了,那天午后,太阳大得紧,没有一个人敢去外面和它抗争,六个女生齐齐窝在帐篷里休息。我,兜兜,奇航三个人不嫌热 得腻乎在一张床上谈天说地,两个典型的东北女生和一个娇小的南国女子凑在一起聊方言,笑点总是很多,只记得那天笑得很大声,恣意着青春的活力,怕是门外的 大象都可以听得到了。
下午三点,我们都刚迷迷糊糊的从午觉醒来,就要开始第一次实习任务。阳光还很热,我们一行人就要踏进这片神秘的东非草原了,我有些许的恐惧,天知道我有多 怕草,再加上紫外线过敏、蚊虫叮咬过敏、和来这之前没有打过疫苗,我几乎是十二分谨慎迈出第一步的。GPS定位出第一棵树距离我们1.9km,我抬头眯起 眼看看天,觉得太阳快把我烤化了,继续硬着头皮走。沿途中有很多动物的粪便,大家貌似还不习惯,看到一次就尖叫一次,导致一路上尖叫声连连。貌似走了一个 世纪久才到了目的地,因为是第一次工作,所以只安排了很少的量,而且这次的活动又有我们的科学家Makau和武装护卫James跟着我们作指导,所以一切都很顺利,一会的时间就大功告成了。
到了返回的时间了,习惯性的抬起头,这时太阳已经不见了,草原上空是一层层厚重的云。初来的兴奋还没过,十六七岁的人似乎是永远不知疲惫的,我几个人打打 闹闹有说有笑的往回赶,由于第一次工作没有经验,没有几个人带水杯,所以回去的路上水已经一点不剩了,回到帐篷的时候我的嘴已经干的要裂开了。
晚上七点的晚饭貌似大家都已经等不了了,都在房间里分享起零食吃,又要很仔细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渣子,以免房间里蚂蚁成灾。晚饭的土豆泥,依旧很合口味, 吃完饭就在外面坐着看书,享受一天下来的休闲时光。很早就回房洗漱,保护区的水流很小,又咸咸的,房间里的浴室没有热水,匆匆忙忙写了一个接近冰水的澡, 赶紧钻进了被窝里,昨天害怕蚂蚁一夜没睡好,今天可要好好休息,为了明早的朝阳。Tomorrow is another day!

Third Day in Ol Pejeta

在保护区的第三天六点,手机的闹钟准时响起,我爬起来关上它,闭着眼穿衣洗漱,又闭着眼拖着灌铅了一 样的身体走出门外,外面冷得我一下子清醒过来,我往草原深处稍稍走进,肯尼亚山后方的朝阳美得无法言语,我羞愧于文字的苍白,用手机将此景定格,惊艳于三 星屏幕的对比度,将那美景雕刻于此。早餐喝了一碗燕麦泡牛奶和一点芒果,开始今天全新的艰难的活动。我们组今天的活动首先要跟着GPS定位找到试验地中的 指定一棵树,以这棵树开始用指南针找出正南正东方向,并用绳子量出二十米,每两米再做一个标记作为一个单位长度,以东西方向为横轴,南北方向为纵轴,拿准 备好的另一卷皮尺在横向每两米的位置向南走二十米,使之与纵轴平行,这样之后量出一百个2mX2m的小块土地。我们的工作是要发现每块土地中的每一棵金合 欢树,很小的也不能落下,并测量出树的高度,长度,直径,破坏类型,破坏者,破坏时间以及树上存在的蚂蚁种类。
刚开始干活的时候,我们还会一惊一乍的喊“这有一棵树诶!快测快测!”“这个坑里怎么没有树?再找找!”后来的后来,太阳烤得我们四个人都要化掉了,起来 蹲下起来蹲下的节奏像是一首无限循环的忧伤G大调,再后来只能听到我们欲哭无泪的哀嚎 “这怎么还有树啊!” “把这树拔了吧!”快结束的时候微微有些晕,生怕一头栽倒下面满地的粪便中,队友给我块糖之后就让我做secretary的轻松工作,只负责记录。

工作不是很容易,所有人的脸都晒得通红,我们组工作量最大,但却是倒数第二个完成的,想想就已经够欣 慰了,至少我们都坚持下来了。结束后,跑到Makau那里了解知识,了解到了大自然中生态平衡和共生关系。比如:蚂蚁存在于金合欢树上时,金合欢树为蚂蚁 提供食物,蚂蚁为防止入侵就会负责来保护金合欢树,打个比方,如果犀牛来吃金合欢树,gall里的蚂蚁接收到信息会出去攻击侵略者以保护整个蚁群,这些勇 士会跑到犀牛的鼻子里蛰它并分泌蚁酸驱逐其离开。这种共生方式也在其他动物与动物之间有所体现,大象是犀牛食物来源的最大威胁者,它们总会以破坏的形式踩 断或用鼻子卷断金合欢树主干,会造成很多树木的死亡。这样犀牛就会没有食物可吃,但是反之,折了主干的金合欢树会有新芽向四周生长而非向上生长,这样犀牛 就可以吃到金合欢树侧枝了,所以这二者也是自然界相互依存的例子。
当然工作的时光往往也是快乐的,我为了振奋士气,我给我给我们的“四人帮”取了一个乡土而又响亮的名字——神奇四侠。结束之后涛哥给我奇航和兜兜这个“非洲传奇”录制了视频,3 IDIOTS和《人再囧途之泰囧》的感觉,我们三个活宝一样,剪刀手勇闯天涯。
依旧是一点才开饭,或许是工作累到了,大家老早就在餐厅等着,然后乖乖洗澡午睡。下午三点是Makau开的会,然后司机带着我们去看野生动物。

Fourth Day in Ol Pejeta

这里的生活似乎一切都很格式化,早起,吃饭,收拾背包,工作,午饭,休息,娱乐活动,再休息,晚饭,自由玩乐。除了工作不一样的变化着,其他都按部就班的继续。但显然我并没有一点厌倦,这正是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近乎隐居的慢节奏生活。
今天的活动首先要跟着GPS定位找到试验地中的指定一棵树,以这棵树开始用指南针找出固定的五个方位,分别测出每十个不同高度区间的金合欢树,测出长度、 高度、直径、查出树枝上规定长度以内刺和gall的数量以及蚂蚁的品种。今天样地里的金合欢树很多,所以我们连两个方向都没有测完就完成了规定五十棵树的 任务。这个活动的意义所在就是,通过查出树枝上规定长度以内刺和gall的数量科学家可以了解到这些树的平均存活能力,进而做出相关措施来保障犀牛的食物 来源。今天虽然是最后一个完成的,不过是未经外援仅靠我们神奇四侠的勤劳能干手搞定的,再加上想想明天剩下的就是最轻松的任务了,四个人还是高高兴兴的拍 了合照。
似乎是保留曲目,我们“非洲传奇”又特邀涛哥主持录了视频;也似乎是千年不变的剪刀手:大家好,我们是非洲传奇,the legend of Africa!视频从过来没有正经过,每次回车上看,我们仨都会笑出声。
今天中午去看了我们已经保护好几天的黑犀牛,它是一只失明的,所以工作人员把他单独圈在了一块的土地上,不然这种弱势群体在这个弱肉强食的自然界必死无 疑,我们一行人轮流给它喂食,看着它尖尖的嘴巴和可爱的小舌头,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粗糙的脑袋。突然感慨与生命的脆弱和人类的残忍,Makau告诉我 们,东亚人和东南亚人认为犀牛角是很好的药材,所以有人为了牟取暴利,会残酷的对其进行杀戮,想起下午Makau给我们看的一组图片里就有被残杀的犀牛的 图片,绝对不亚于SAW中的血腥程度。我瞬间有种民族的耻辱感,他们是如何忍心将这些可爱的生灵肆意虐杀的?那些我们信誓旦旦的生物平等的论说呢?那些法律科条也可以置之不顾吗?果然,人性的七宗罪是不可泯灭的;果然,人类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之后去了sweetwater conservancy的一个五星级酒店Serena Hotel吃午餐,说是主办方的CEO要犒劳一下我们2013年第一批青少年志愿者。那里的环境很好,吃到了久违的甜点,还遇见了一个可爱的英国的小 baby,作为婴儿控的我可算是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晚上我的两个“传奇”去别的房间打牌了,我留下坐在篝火旁听音乐,后来大轩过来给我讲鬼故事,开始那几个比较吓人的搞得我都莫名想哭,后来的几个就越来越 好笑再加上大家伙的捣乱,一点氛围都没有了。人群散后,我抬头望天,第一次发现这里的星空这么美,银河带就在深蓝色的幕布中浓墨重彩的划过,星光洒过的天 一闪一闪的,跟着张颖一起认星星,木星天狼星猎户座处女座金牛座,我们一个个耐心的辨识着,直到周身已经被冷气弥漫后才肯回去睡觉。

Fifth Day in Ol Pejeta

这一天的早上是被冻醒的,昨天奇航怀疑床上落了老鼠屎所以不敢在那个床上睡,还撤下了一层毯子,我作 为一个比她高出十多公分的姑娘就主动跟她换了床,结果这天早上还真是冷。五点半冻醒后,又蜷起来睡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再次醒来发现已经6:45时,几乎是 蹦下床开始洗漱,紫外线还是过敏了,起了一额头的痘痘,看着就好想哭的感觉,所以狼狈的仓皇逃离镜子跑去吃早饭的。
神清气爽的准备出发,我们似乎已经适应了这草原的一切。不会看到动物就像第一天进入保护区那样把嘴张成圆形惊叹,而是像看邻居一样经过;也不会看到动物粪便就发出尖叫,而是坦然的觉得踩上去也无妨。今天是最苦的一天,徒步八 公里,分成了两组,一组观察野生动物,另一组就很不幸的观察大象粪便,然后我就变成了不幸的那一组——不仅要跟着GPS走,还要低头辨别这些粪便的种类, 好在这些大象比较照顾我们,粪便不多。差不多走了三点五公里的时候前方终于出现了一颗树,我们一行人狂奔过去就像要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合影乘凉喝水。我一 直忍着没有喝水,打算到后来快不行的时候再喝,后来事实证明的做法是正确的,在他们后来的四公里都要渴死的时候我却可以时时小饮润喉。八公里并没有多累, 一路上大轩很照顾我,所以又轻松一些。一路走着,望着天,想想昨天那个可爱的犀牛,再想想自己: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也做不到大无畏的把后半生献身于草 原,我只是一个来自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普通高中生,我能做的也只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做的更多更精确。或许这点努力并不算什么,但是总会有更多的青年人觉 悟的,会有更多人开始保护野生世界,保护地球,保护我们自己的。I believe!
下午大家都累了,整个屋子的女生午觉一直睡到三点半才被老师叫醒。又告诉了我们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一会要去追踪狮子!那可是我活生生的偶像,我拿起手机 兴冲冲地冲了出去。前方坐着一个追踪狮子的专家,拿着无线电,带我们寻找那神秘的万兽之王。我惊诧于land-rover的强悍,一路颠簸终于停在了一对 狮子周围十米处。这回我真的不由得发出了惊叹声,雄狮慵懒地坐在那里晒着太阳,眉宇间却俨然一副王者风范,他回头看了一眼我们,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却见他又背过去趴下睡觉了,那种眼神仅是诉说着“天上地下谁与争锋”的不屑和霸气。母狮子却又警觉的看了我们几个一眼,可能是天生猎食的习惯性警觉,我除 了对这二者的赞赏,别无他评。

Sixth Day in Ol Pejeta

在Ol Pejeta的倒数第二天起来时,我开始怀疑我自己是否要开始睡到地老天荒了,7:05分,一天比一天起来得晚。也可以理解,一天比一天累嘛。再加上昨天 要了一床厚被子,便睡得有些忘我。紧忙的洗漱冲出去抢早饭。自从谌老师把他那瓶压箱底的老干妈翻出来之后,我们每顿都吃嘛嘛香。
今天终于轮上我们组轻松一下了,根据去年记录的数据找出每一棵有tag的树,并记录下相关数据。很骄傲的是,我们神奇四侠,在别的组还没完成一半的时候就 竣工了。后来四哥去一组帮忙,留下我们仨。“泰国传奇”当然少不了的是录视频,不过这次新加了开场动作——摘口罩转身。然后依旧是我们的“传奇 style”,录了一段搞笑的视频,娱乐身心。
中午回去洗了冷水澡,换上了热裤和短袖,全然不顾是否会晒黑,我骄傲我是小麦色。一个科学家进行了chimpanzee的讲座后,我们就奔去看猩猩。纠结 于要不要换长裤,大轩说应该不会下车,我就听了一向靠谱的他。后来的后来我就后悔了,不仅要下车,还要进草丛里,天知道还下起了大雨,我被淋得一身湿。可 是想起自己从最初的连草都害怕到最后穿着热裤和草原融为一体的改变,还是欣慰的笑了。后来看到了一个叫做POCO的老猩猩,是个八零后,一直坐在我面前捂 着眼睛沉思,偶尔还会托腮冥想,可爱的样子又让我联想起贩卖黑猩猩的行为,心中又升起一股怒火,愚昧得上一代人什么时候肯放下这不休止的杀戮呢?是不是当 我们这一代人主宰社会时觉悟会高一点呢?Hope so.
晚上Makau带着我们几个人去Serena Hotel的gift shop买东西,挑了很多礼物给初中的老师,再也没有给谁买,这种手工的玩意也不是所有人都待见的。回来的路上,村村正高歌着新贵妃醉酒,Makau告诉 我们前方有四个猎食的母狮子,我们胆子也大了并不害怕,还拿手电筒晃了一下,又笑笑村村的歌声找来了猛兽就回帐篷休息了。

Last Day in Ol Pejeta

最后一天,倒数第二个早晨,我们“传奇”统一睁开眼的时候已经7:15了,迅速而有序的洗漱,奔向了所剩无几的餐桌。还好我留了一袋康师傅香辣牛肉面为最后一天作纪念,馋的她们俩直红眼。
今天是要把之前第一个活动的内容再重复一遍,可能是我们今天超级专注,也可能是我们的熟悉了业务,本是最艰苦的一个工作,却第一个在半小时之内完成了。 我们“非洲传奇”为此录了一个收工发嗲版视频,每次看却还要恶心的不行。快乐的收工,坐在树荫下看着这片就要离开的东非草原不由得黯然神伤,就要离开了, 这就是成长么,像一页一页翻书的感觉,靠近,是因为害怕寂寞;再见,我知道,没有离别,成长就无所谓华丽。
下午去了社区内的一个女子学校交流,这里是一直到八年级的初级教育,然后是四年的高中。我们相继参观了他们的厨房,沼气池,教室,图书馆,宿舍,实验室, 所有的都破烂的不行,但却也是这个社区最好的了。我微微有些心酸,这些都是跟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却过着与我全然不同的生活。接下来的活动却让我感到舒服多 了,自由问答时间看着他们问出这些高端深刻的问题,才让我感觉到了硬件才不是教育的基础,这些人的世界眼光很广,有时甚至会问倒我们。看着她们一个个多才 多艺,毫不害羞的为我们跳舞,我又一次开心。分了很多糖果和笔给她们,一开始还怕伤到她们自尊,后来看到她们挤过来抢我才放下了心。回去的路上再一次进入 保护区的大门,心境却和初来时完全不同,那时的我们对一切充满好奇,像新生的牛犊。此时却像是一个将要离家的旅者,看着这里,最后一眼。
晚上是肯尼亚国家环境管理局的局长瓦浑古教授给我们一起来开总结会,我们一个个说着自己的感受,大家都微微眼角泛红,我们11个人刚刚建立起来的友谊,过 了今天也即将各奔天涯,风后面是风,天空上面是天空,道路前面还是道路,即使我们都知道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虽然我们都知道更远的地方更加孤独,但人总 要有梦的,那么再见,友人,祝安好。HARVARD你是不是也不远了呢。
回忆这里的一切,这里热情随和的人,这里湛蓝澄澈的天,这里干净璀璨的星空,这里美丽迷人的动物。THANKS FOR EVERYTHING HERE IN OL PEJETA, I LOVE ALL THE STUFF HERE, I’LL MISS U GUYS, MAKAU, JAMES, SILOMO. I MAY GO BACK JUST IN SEVERAL YEARS. SEE YA!

次日八点

吃过早饭,我们准时出发。离开,才会有新的开始;再见,是为了下次say hi.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觉悟,来到这片东非草原做着与我们同样的事情;我希望下次来的时候不仅仅是这几只黑犀牛,而是像翔哥说的,犀牛已经多的可以 当座骑用。我知道这是是个玩笑,但这包含了我们所有人对未来的美好祝愿。
守望地球,守望家园。

 

It’s not a journey. Every journey ends, but we go on. The world turns and we turn with it. Plans disappear, dreams take over, but wherever I go, there you are: my luck; my fate; my fortune. Ol Pejeta, inevi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