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地球

探访熊猫家园—守望地球野外科考之旅

 最新公告 LATEST NEWS

探访熊猫家园—守望地球野外科考之旅

探访熊猫家园—守望地球野外科考之旅
六月 16
14:03 2014

探访熊猫家园

——守望地球野外科考之旅

撰稿人:初萌

一、穿过寂静山谷

飞机在二月的阴稠天光中飞进成都。来不及辨识大片掠过舷窗的墨绿轮廓,三小时前北方的凛冽寒气便被潮湿驱散,雨雾扑面而来。这座并不陌生的城市,依然带着街头巷尾的辛辣节拍勾起每个落脚人活色生香的想象,像牵着神经跳跃的符号。

但此行前来,却与美食无关,我们将以守望地球野外科研志愿者的身份,赶赴卧龙、都江堰及雅安,参与大熊猫的科研保护工作。与我同行的是六位不满17岁的少年,他们来自北京,带着各种奇思妙想和对目的地的期待,踏上了这次与大熊猫亲密相拥的科考之旅。

从映秀前往卧龙镇是最近的路线,我们的越野车行驶在崎岖残断的山路,08年那场灾难留下的裂痕依旧触目惊心,长达五百公里的路途颠簸起伏,上千吨的石块砸落在干涸的只剩皮骨的河床,像是沉睡的巨兽,被苔藓慢慢攀附,混沌了天地。眼前,除了漫山遍野无法愈合的裸露伤口,便是雨季来过后留下的另一种形态,覆在隧道中的污泥与松软的石壁。偶有车辆与我们交错而过,摇摆的车身被卷起的尘土吞没,爬行在这片褪去了苍绿与湍流的寂静山谷。

“大熊猫野化培训与放归”是守望地球的科考项目之一,研究目的是为人工繁育的大熊猫如何适应野外生存条件而进行野化训练,我们的科考地点分别设在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雅安基地。经过三个半小时的颠波,两侧风景逐渐明快,水潭与溪流也渐次呈现,我们终于驶过了身后最艰难的路程,进入到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境内的卧龙镇。夕阳摇着青蓝色的光晕,映在弯曲的公路尽头,一只猕猴从车前越过爬上树梢,注视着我们这群外来客。藏族司机说,这些猴子常常出没山野捡拾浆果,不怕人。但想见保护区深山里的动物,尤其是野生大熊猫,就要看你们的造化。车子盘了几个角度颇大的转弯后,随着流水声渐渐洪亮,驶进今天的落脚地—山珍部落。

藏族姑娘知道我们要来,备好了香甜的奶茶和哈达,热情地出门迎接。客堂里阿妈和孩子们正围着火炉剥笋子,四川话中混着藏语和歌谣。身着传统服装的阿婆穿过门廊,迎着泄进屋子里的光,从画中缓缓走来……安顿好行囊,用过晚餐,窗外已是乌黑的山野,镇上无路灯,卧龙村一百多户村民至今以农耕这一古老的生产方式居住在这片形似盘龙的山地。没有月光星斗与鸟兽叫啸,窗外河水翻滚奔淌,打破夜的浓重。隐隐飘来的说话声,成为梦境与现实搭起的浮桥。熄灭院中的篝火,阿婆提着她的烟斗,转过黑夜走回寂静的画中。

 IMG_0845

二、留在卧龙

汽车的轰鸣扯开了摇摆在晨风中的天际线,山顶被云霏环绕,漉漉湿气降落至大地深处,保护区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滋养着万物,也宠幸着稀有的大熊猫。1980年便已建立在卧龙的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同时对森林生态系统进行科学化的管理,持续开展着环保工作。基地四周十分安静,科研人员带我们进入研究中心,穿过水泥砌成的弧形甬道,遭受地震破坏的山体正被硕大的铁网紧紧托起,倾斜在我们经过的头顶上方。二月是山里最冷的季节,天气清凛,时要落雪。院子里,一位工作人员正在给从盗猎者枪下救回的黑熊和红熊猫喂食,它们在这里得到保护,和大熊猫一起被悉心的照顾。我们进行了分组和工作的安排,随即前往核桃坪展开第三期圈养大熊猫的跟踪、喂食与围栏寻护任务。

做为核桃坪大熊猫野化培训基地,卧龙保护区主要针对熊猫放归前的半野化训练。不到两千米的山峰几乎看不到其他中、大型动物,并用电网为熊猫辟出相对安全的独立环境,以便成年熊猫更好的对幼崽进行抚育,最终实现野外放归。山里除了大片的拐棍竹外还有众多植物,两面针、祛蚊草都是可作药引的常见花木。我们穿着黑白分明的熊猫服抵达半山腰的工作站,“小马哥“和“何神仙”两位科研人员带足七斤的竹笋与窝头,开启多屏监测仪器进行调试定位,指导大家如何使用声波监测仪,开始寻找“思雪”和“龙兴”两只成年大熊猫,进行人工投食。队员们跟随科研人员穿行在山林小路间,湿气渗入地面,令山路越发难行,泥土被落叶覆盖,脚步踩出深浅不一的轮廓。小马哥用四川口音喊着思雪的名字,时间过去了二十分钟,却迟迟不见它的身影。大家继续向更远的隔离带走去,穿过一座座为熊猫架起的投食木屋、满地落叶与粘滑的山路,毛茸茸的大家伙终于迎面出现在我们期盼已久的视野中。熊猫的听力和嗅觉格外灵敏,它识别出小马的气味,跟着他前往固定的投食地点,也是海拔更高的位置。我们小心翼翼跟随其后,直到思雪开始抱着竹笋与窝头兴致勃勃地午餐,投食工作才告一段落。

另辟蹊径的我们从一条被细竹与树根横栏阻挡的蹒跚小路返回山间工作站,不知不觉已是中午。天空阴沉,山里的低温带来刺骨寒意,瓦斯炉成为取暖的唯一工具。大家围着炉子监测每一个静态的画面,当思雪再次步入镜头寻找水源时,小马哥翻开一个朴素的笔记本写下它的行为时间与习惯,并提醒我们寻找第二只熊猫“龙兴”的时间到了。看似单调的工作每天都在循环和进行,未遗失一次记录,熊猫在他们的监测和培训下正在适应更多野外生存环境,这便是最真实的状态。小马哥与何神仙是卧龙基地的年轻骨干,他们热爱这份常人眼中“枯燥”的工作,因为“枯燥”让他们更加坚持,懂得尊重自然与生命才是尊重人类自己。他们说山里的每一天都会很不一样,也很有趣,会捡起树枝削成牙签,采集标本,也会和偶然跑来核桃坪觅食的动物不期而遇。正是这种悠然自乐的不期而遇,扩充了自然万物的生命节奏与张力,将林间本是稀松平常的一桩野趣,鲜活到充满了想象。

 

山下的志愿者队员正在对第一期圈养大熊猫进行护理,清理扫废旧竹子和无臭无味粪便的工作已在午间结束,基地的吴主任正在指导十三的男孩小旗如何给熊猫幼崽配牛奶。“牛奶”和想象中的略有不同,是由奶粉和其他营养饲料混合组成。在吴老师的指导下,小旗按照标准的克重依次将主配料倒入奶盆中,待晾在一旁的开水温度降至适中后,倒进盆子搅匀灌入奶瓶,便可以给幼年小熊猫进行喂食。

“小格格”是基地最活泼的幼崽,照顾它和母亲的牟老师是年龄最大的科研人员,也是汶川地震后第一个回到这里的人,地动山摇的那个时刻,劈开的山崖抛下车轮般的碎石,砸倒了核桃坪基地背山的围墙和房间,人和动物成为大地沙盘中渺小的棋子,脆弱而无力,没能救起成年大熊猫毛毛始终是他的遗憾。如今,牟老师悉心照顾着格格母女,他总会亲切的呼唤她们的名字,无论是喂食还是看护,像照顾自己疼爱的孩子。他会用头轻轻蹭着小格格,抱起它喂奶,并取新鲜的竹子来调理熊猫妈妈的肠胃。岁月在他脸上刻出痕迹,棕红的皮肤透着泥土的素朴,每当他放声笑起来,却总是孩子那般温柔的可爱。他说,他不会离开这里,直到自己有一天抱不起竹子,抱不动熊猫。

“去做窝头了”吴主任挥挥手,示意我们前往食品加工间。看着小格格将奶瓶中的最后一滴奶汁喝尽,牟老师笑着说“好喽,回去找妈妈了”,等着它一步步跟上来。谁料小家伙开心的扑扑跳跳,抱着队员的裤脚不放,像个洋娃娃耍起赖皮。牟老师远远的身影被绿竹掩映,时间仿佛悄悄溜走,拉起一根看不见的纽带。小熊猫在他怀里听话的撒开手,懵懵懂懂仰起头,微张的嘴角还挂着一丝香黏的奶沫。

牛奶与混合谷物的味道弥漫在窝头制作间,一只大蒸箱正释放出腾腾蒸气。队员们用配好的面团熟练的揉出窝头,手指沾满了温暖。五个小时后,这心血就可出炉,热乎乎的滑进大熊猫的肚皮。

回到基地办公室,大家围着瓦斯炉看熊猫放归的录影带。片子已不知放过多少遍,配音和画面也早已熟悉不过。这群安扎在熊猫身边的男人安静的观看,夹着香烟的手指偶尔踌躇擦起眼角,和身后绒布窗帘褪色的边褶定格成一副遥远的记忆,那是饱含了无数情怀的泪水将思绪拨乱,让时光历历在目。画面中放生的大熊猫爬向森林,这是人与动物难以割舍的告别剧,回归自然的法则不可以打破,留住的只有超越理想的希望,他们注定是卧龙的守护者。

 IMG_0490

三、竹林里的爸爸

离开卧龙的清晨,远山已被冷青色覆盖,雪要来了。坐在来时的越野车上,队员阿波拿出牟老师送给她的明信片低头不语,“阿波,祝你学习进步,欢迎回卧龙看熊猫!”明信片上的字迹方正整齐。她说不愿被别人看到流泪,所以昨晚用大笑掩住情绪,但却是受不得那字面简简单单的祝福,大滴的眼泪落下来,阴湿了黑色的笔迹,像小熊猫的绒毛。夹着雪花和冷风,卧龙镇被甩在身后渐渐远去,缩成地图上的坐标。

轮胎开始玩跳房子的沙包游戏,同来时一样仍旧被路面散碎不堪的石子挑衅,起伏不停。眼皮越发沉重,无形的手指敲打着神经线,像是弹簧上的催眠。再次醒来,两侧已疏阔一片,高速公路连接起脚下的路,雪花变成雨线冲洗着青山和湖面,都江堰大熊猫救护与疾病防控中心越来越近。控制中心尚未对外开放,设计风格从传统川西民居及林盘布局汲取构思元素,从规划布局、建筑形态、绿色节能等方面探索地域建筑的现代化。科普馆被布置成互动功能的体验场,有关熊猫生长、疾病及生活特性等常识,都可以找到全面生动的解答。园区开放后将做为青少年科普学习的试验基地,更好的培养与建立保护大熊猫和野生动物的观念。

沿都江堰继续南行,三小时后我们转入雅安弯曲的盘山路。空气中胀满了植物芳香,淅淅沥沥的雨下个不停。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雅安基地设在碧峰峡风景区内,主要针对大熊猫的行为、繁殖、育幼、疾病防治等领域进行研究。我们住进半山腰的职工楼,尝到了当地家养的土鸡蛋和山野菜。山里鸟鸣阵阵,潮湿的果木味道缱绻不散,合着傍晚的微光,脚下的石台阶像覆满了泥鳅,小心翼翼咬着鞋底。海归熊猫们正坐在清凉的水池边歇息或进食,这是它们偏爱的季节,粗厚的皮毛足以抵挡任何一种寒冷的入侵。这是它们抒情的向往,每一只熊猫都在期待自己的春天。

守望地球志愿者工作的其中一项,是对大熊猫的行为进行监测。通过每三十分钟的采集,对熊猫的进食、生活习惯及动作特点进行记录分析,帮助基地完成信息采集,进数据化分析,以得出有效的科学模块。周老师带领我们分别在熊猫幼儿园和成年熊猫园进行记录,用不同代码记下雄性大熊猫“美生”求偶期的表现,并为这里的十几个圈舍做清理。雌性大熊猫翠翠的饲养员来自广西,他带领队员称出每日食物的克重,精确比例,定点投喂。温柔的翠翠靠着栏杆,轻轻用嘴接过切成条状的窝头,望着我们慢慢咀嚼,眼睛明亮,像个乖巧的大孩子。

回到幼儿园,被称为“熊猫奶爸”的李老师正在给三只一岁半的小家伙调牛奶。队员们协助李老师完成冲调,随他来到熊猫活动的园子。三只胖滚滚的小家伙正在树上玩耍,闻到奶香,敏捷的分头爬下,朝食物奔来,引得围观的游客一阵欢笑。奶爸将三只熊猫分别引到奶盆前,仔细看护,以防彼此争抢,并动作娴熟的为它们擦净嘴角的奶渍。喝光牛奶的小家伙们不罢休,搂住奶爸的腿撒娇哼叫,等候甜点。奶爸一副严父模样,假扮怒目金刚,配合“家规”有条不紊进行拉锯战。一阵周旋过后,终于敌不过糖衣炮弹强强攻势败下阵来,掏出早已备好的窝头送进小家伙嘴中。熊猫宝宝嚼起饭后甜点来,终于放手,不再淘气。滑稽可爱的场面像酥软的奶糖融化在心间,鼓起大大小小透明的泡沫。打在脸颊的雨丝也不知觉的甘甜起来,头发和衣裤满是熊猫与牛奶散不尽的余味。奶爸吆喝大家去扛竹子,绕过无人的环形坡路,来到另一个熊猫乐园。大家按照他的吩咐将地上大小不一的鲜竹分理成类,把不需要的旧竹摆上推车,每人扛起一捆粗壮的鲜竹大步返回,给三个小家伙补充能量。

在一番考验速度与体力的工作结束后,奶爸脱下连体工作服和线布手套,坐下来给队员们讲故事。声音洪亮的他外表粗狂,却深藏着一颗谁也比不得的细腻心。来到这里的几年终日与熊猫相伴,抚养带大了很多幼崽,经验丰富技术老道,情感上更是投入颇多,割舍不下这群又萌又可爱的动物。他常调侃自己,不仅是超级奶爸,还是单身父亲。幽默的背后透出热腾腾的一份执着,或许,他为自己定下的是一个悠长而美好的期许吧。

“喂~你们记住怎么调牛奶了吗?下次要考你们的!”奶爸远远一声吼,跳上电力车和我们挥手告别。园中的三只小家伙,正在专心吃着鲜竹,享受没有忧虑的时光。

 R0027297

四、篝火边的约定

雅安的冬雨未停,天空始终将雪青色的浮云叠成一块绣着花边儿的手绢,铺在头顶。正如每段旅程都会结束,每一次经历都能捕捉到生命节点下不同的触动。七天的科考即将结束,那些迷丛小径的奇闻异趣、朴素感怀的笑容、浸着辛酸的故事,都化为了这片绵延不绝的山谷中动听的回音,折射出最质朴的形态。

我们对熊猫充满想象,并一度将这份想象赋予诗意的解读,想象它们会以最古老威望的姿态占据时空里的每一个焦点。直到与这群扎根在科研保护领域的工作者一一相遇,才懂得大熊猫背后的传奇究竟是什么。像十六世纪的探险家熬过大西洋的漫长一样,科研人员的守望需要用岁月和命运下注,默默无闻、远离尘嚣或许都不重要,而没有理想的青春才是注定荒凉的,这难道不是我们理应获得的知识与情感的教育吗。

篝火燃得正旺,村长不时添加木柴,火星飞昂,歌声四起。黑夜被锅庄舞的节拍敲醒,消融在闪耀的星光里。烤架上的野兔冒出焦香,青稞酒的味道流淌在家家户户的灯笼和石砖路上,所有人都兴致勃勃,村长为基地的老师再一次献上哈达,时光就这样翻转在醉人的酒香中。当地人说,山上的神是看得到的,我们问神是什么样子,他们便笑起来……一串飘渺的耳语穿越时间和回忆,我旋即在明亮的光照下醒来。窗外,光芒正射穿云团刺在脸上,飞机经过成片褐色的山脉,大地的肌理清晰呈现。

七天的时光在眼前回放,每个人都笑的灿烂,像阳光一样温暖。继续上路吧,让我们做科学家的助手,做地球的守望者。